求三毛劉墉席慕容餘秋雨林清玄的最短散文

2022-09-23 02:11:35 字數 3335 閱讀 1102

1樓:匿名使用者

三毛 守望天使

守望天使

□三毛聖誕節前幾日,鄰居的孩子拿了一個紙做的天使來送我.

“這是假的,世界上沒有天使,只好用紙做.”湯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門,在花園外跟我談話.

“其實,天使這東西是有的,我就有兩個.”我對孩子閃閃眼睛認真地說.

“在**?”湯米疑惑好奇的仰起頭問我.

“現在是看不見了,如果你早認識我幾年,我還跟他們住在一起呢!”我拉拉孩子的頭髮.

“在**?他們現在在**?”湯米熱烈地追問著.

“在那邊,那顆星星的下面住著他們.”

“真的,你沒騙我?”

“真的.”

“如果是天使,你怎麼會離開他們呢?我看你還是騙人的.”

“那時侯我不知道不明白,不覺得這兩個天使在守護我,連夜間也不合眼地守護著呢!”

“哪有和天使過日子還不知不覺的人啊?”

“太多了,大部分都像我一樣不曉得呢!”

“都是小孩子嗎?天使為什麼要守著小孩呢?”

“因為上帝分小孩子給天使們之前,先悄悄地把天使的心放到孩子身上去了,孩子還沒分到,天使們聽到他們孩子心跳的聲音,都感動地哭了起來.”

“天使是悲傷的嗎?你說他們哭著?”

“他們常常是流淚的,因為太愛他們守護的孩子,所以往往流了一生的淚,流著淚還不能擦啊,因為翅膀要護著孩子,即使是一秒種也不捨得放下來找手帕,怕孩子吹了風淋了雨要生病.”

“你胡說,**有這麼笨的天使.”湯米聽得笑了起來很開心地把自己掛在木柵上晃來晃去.

“有一天被守護的孩子總算長大了,孩子對天使說---要走了,又對天使說請你們不要跟過來,這是很討人嫌的.”

“天使怎麼說?”湯米問著.

“天使嗎?彼此對望了一眼,什麼都不說,他們把身邊最好最珍貴的東西都給了要走的孩子,這孩子把包袱一背頭也不回地走了.”

“天使關上門哭者是吧?”

“天使**來得及哭,他們連忙飛到高一點的地方去看孩子,孩子越走越快、越走越遠,天使們都老了,還是掙扎著拼命往上飛,想再看孩子最後一眼,孩子變成一個小黑點,漸漸的小黑點也看不到了.這時候,兩個天使才慢慢地飛回家去關上門熄了燈在黑暗中靜靜流下淚來.”

“小孩到**去了?”湯米問.

“去**都不要緊,可憐的是兩個老天使,他們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心,翅膀下面沒有了他們要庇護的東西,終於可以休息休息了.可是撐了那麼久的翅膀,已經僵了,硬了,再也放不下來了.”

“走掉的孩子呢?難道真的不想念守護他的天使嗎?”

“啊!颳風下魚的時候,他自然會想到有翅膀的好處,也會得哭一陣呢!”

“你是說,那個孩子只想念翅膀的好處,並不是真的想念那兩個天使本身啊!”

為著湯米的這句話,我呆住了好久好久,捏著他做的紙天使,望著黃昏的海面說不出話來.

“後來也會真想天使的.”我慢慢地說.

“什麼時候?”

“當孩子知道,他永遠也會不去的那一天開始,他會日日夜夜想念著老天使啊!”

“為什麼會不去了呢?”

“因為離家的孩子,突然在一個早晨醒來,發現自己也長了翅膀,自己又正在變成天使了!”

“有了翅膀還不好,可以飛回去了!”

“這種守望的天使是不會飛的,他們的翅膀是用來遮風蔽雨的,不會飛了.”

“翅膀下面是什麼?新天使的工作是不是一樣啊?”

“一樣的,翅膀下面是一個小房子,是家,是新來的小孩,是愛,也是眼淚.”

“做這種天使很苦!”湯米嚴肅地下了結論.

“是很苦,可他們認為這是最最幸福的工作.”

湯米動也不動地盯住我,又問:“你說,你真的有這樣的天使?”

“真的.”我對他肯定地點點頭.

“你為什麼不去跟他們住在一起?”

“我前面說過,這種天使要會不去了,一個人的眼睛才亮了,發覺他們原來是天使,以前是不知道的啊!”

“不懂你在說什麼.”湯米聳聳肩.

“你有一天長大了就會懂,現在不可能讓你知道的,有一天,你爸爸媽媽……”

湯米突然打斷了我的話,他大聲地說:“我爸爸白天在銀行上班,晚上在學校教書,從來不在家,不跟我們玩.我媽媽一天到晚在洗衣煮飯掃地,有總是罵我們這些小孩,我的爸爸媽媽一點意思也沒有.”

說到這兒,湯米的母親站在遠遠的家門,高呼著:“湯米,回來吃飯,你在**?”

“你看,羅不羅嗦,一天到晚找我吃飯,吃飯,討厭透了.”

湯米從木柵上條下來,對我點點頭,往家的方向跑去:”嘴裡說著如果我也有你說的那兩個天使就好了,我是不是會有這種好運氣的.”

湯米,你現在還不知道,你將來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2樓:百度網友

劉墉和林清玄的文字看得比較多,他們的散文都是很耐讀的

3樓:氰氤

餓······散文都很短席慕容比較熟透明的翅膀裡的都只有幾百字很短

求三毛 席慕容 餘秋雨 劉墉 林清玄 散文集中的5篇

4樓:心以

席慕容的《豐饒的園林》

5樓:讀寫生命

三毛 夢裡花落知多少 雲在青山月在天 哭泣的駱駝 沙漠裡的飯店 永遠的夏娃

席慕容 槭樹下回的家 集合驚答夢 寫給幸福 窗前札記 島上三則劉墉 別逗臭男生 甘心做的螺絲釘 先學聰明再學笨 愈熟愈要小心 大時間與小時間

這些都是我看過的 餘秋雨和林清玄接觸較少

6樓:克羅埃西亞的夕陽

我知道林清玄的《溫一壺月光為酒》

求林清玄短篇散文和賞析

求餘秋雨,朱自清,樑秋實超短散文

7樓:saber控

東晉畫家顧愷之素有傳神之筆。一次為瓦棺寺作畫,畫的是一位居士,看上去沒有神采。等到開放供人蔘觀時,他在居士雙眼中點了兩點,居士立刻神采飛揚,栩栩如生。

還有一次,給裴楷畫像。剛一會兒,像就畫好了,但**者都不以為然。顧愷之拿起筆,又“刷、刷、刷”添了三筆,裴楷臉頰上長的三根毫毛被誇張地畫了出來。

正是這微不足道的三筆,裴楷那種開朗的性格和卓有見識的神態一下子活靈活現地出現在畫紙上。寫詩作文,與繪畫一樣。很多詩文看上去差不了多少,可平庸的作品就是少了點睛之筆,而那些千古名詩名文,妙的正是這種光照千古的神來之筆。

有一首詠雪詩,可以為證。這首詩的前三句是:“一片兩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

這三句肯怕連學前班的小朋友也會寫,能稱為詩嗎?可加上第四句:“落入草叢都不見”,詩就活了,成了意境絕佳的好詩。

第四句就是神來之筆,看似簡單,非常人所能及。立志寫出好作品的,須多在傳神上下功夫。沒有傳神的本事,不足以稱“家”。

“家”與“匠”,區別就在於:誰能傳神,誰只能摹形而不能傳神。

林清玄 畢淑敏 周國平 劉墉 餘秋雨 池莉 等短篇散文的閱讀卡 要求字詞積累 詞語解釋 句子欣賞 思路梳理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