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元春是怎麼死的,紅樓夢中賈元春是怎麼死的

2021-10-29 16:02:39 字數 5508 閱讀 8143

1樓:破碎的沙漏的愛

賈元春不是死於疾病,而是死於政治鬥爭。

賈元春以女史的身份進宮,在宮裡默默無聞地過了好幾年,突然間,被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元春的能力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賈元春身後的家族勢力不可小覷。元春至死都牽掛著家族命運,預感到賈府必將遭殃。

曲中明確地寫出了元春以託夢的形式向爹孃哭訴:“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告訴親人要以自己含恨而死作為前車之鑑,趕快從官場脫身,避開即將來臨的災禍。

元春省親回來和祖母賈母,母親王夫人三人抱頭痛哭。“當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見人的去處…”說明了賈元春的無盡委屈。從本願上,她是拒絕進宮的。

只想和家人團聚在一起,盡享天倫。元春形容宮裡是見不得人的地方。可知那裡的凶險。

古代皇帝,為了籠絡手下的權臣名將,經常會和他們結成兒女親家或者乾脆讓自己或臣子當了女婿。因為王子騰沒有女兒,那麼皇帝籠絡他們家,自然有一個好辦法就是娶他得親外甥女——賈元春。

這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王賈二人的死因:王子騰在某次政治鬥爭中失勢,被皇帝弄死。而失去了利用價值的賈元春,在這個時候留在宮裡自然也沒用了。

賈元春,《紅樓夢》中的人物,即賈妃,賈政與王夫人所出,賈寶玉的姐姐,因生於正月初一所以名元春,後應選入宮,又加封賢德妃,大觀園即為其省親所造。賈家四姐妹賈元春、賈迎春、賈探春、賈惜春名字連起來暗合“原應嘆息”四字。

賈元春是賈政的長女,生於正月初一故名為元春,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禮職,充任女史。不久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後來,蒙天子降諭特准鸞輿入其私第。

書中用了幾回篇幅寫“元妃省親”賈府流金淌銀之盛,然而,雖然如此,元春卻稱她居住的皇宮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去處,可見她在帝皇之家既受極權的管轄也無絲毫人身自由的難以言狀的辛酸。

賈元春在書**場不多,但她既是賈府的政治靠山也是封建家族製造的“金玉良緣”婚姻的支持者。她在一次賞賜禮物給眾人禮物的時候,獨寶玉與寶釵的相同。這就顯示了寶玉擇偶問題上的傾向。

賈府通過這個貴妃娘娘的關係,促使了賈赦,賈珍,賈璉等人有恃無恐地進行打點進貢,太監勒索,開支日繁。也加速了這個封建家族的衰落滅亡。

2樓:娛樂解說課

1、元春是病死的。

72回鳳姐夢見被奪一百匹錦,83回元春染恙,86回託夢給賈母,暗寫元春在宮中處境十分凶險。95回元春之死,時辰十分明細,“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歲”,

2、人物簡介

賈元春,中國古典**《紅樓夢》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政與王夫人所生的長女,賈寶玉的姐姐,賈府通稱娘娘。因生於正月初一而起名元春。第2回便已入宮做女史,第16回加封賢德妃。

為了迎接元春省親,賈府建造了大觀園。元春省親熱鬧歡騰,同時又表現出她在深宮高處不勝寒的辛苦。元春的命運關乎賈府興衰,秦可卿之死標誌著賈府末世來臨,元春晉封皇貴妃則令賈府重現生機,直到後四十回她與王子騰先後暴卒,賈府失去了靠山,很快就獲罪抄家。

元春在釵黛之爭中支援寶釵,她曾利用端午節禮單和清虛觀打醮表明自己的立場。

3、《紅樓夢》簡介

《紅樓夢》,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之首,清代作家曹雪芹創作的章回體長篇**。早期僅有前八十回抄本流傳,原名《石頭記》。程偉元蒐集到後四十回殘稿,邀請高鶚協同整理出版百二十回全本 ,定名《紅樓夢》。

亦有版本作《金玉緣》《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3樓:匿名使用者

賈元春是賈政的長女,賈寶玉的姐姐。她是賈府眾多女性中地位最為顯赫之人——貴妃,因此她又是整個賈氏家族最大的後臺和靠山。

《紅樓夢》前十八回中,僅有第十八回她省親時對其有正面描寫,像這樣重要一個人物,在八十回後應有很重要的表演方才合符情理。但是在高鶚所續的後四十回中,她卻是“因聖眷隆重,身體發福,因前日侍宴回宮,偶沾寒氣,勾起舊病”,最後去世。她死後,賈府倚仗的大樹靠山也就倒了,從此開始走下坡路。

高鶚所續究竟是否符合曹雪芹的原意呢?這個問題一直是《紅樓夢》研究中的一個難點。

有少數研究者在認真分析後,得出一個新的看法,認為賈元春是死於非命——被縊死的。 他們的理由如下:

第一,在十八回元春歸省時點了四齣戲:

第一齣豪宴(脂批:《一捧雪》中伏賈家之敗);

第二齣乞宴(脂批:《長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齣仙緣(脂批:《邯鄲夢》中伏甄寶玉送玉);

第四齣離魂(脂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點之戲劇伏四事,乃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

“通部書之大過節大關鍵”的意思是很清楚的,說明這四齣戲所隱語暗示的,是關乎全書大的情節與事件。其他三齣戲姑且暫不分析,單看第二齣戲《乞巧》,即“伏元妃之死”這場戲的隱語和暗示吧:《長生殿。

乞巧》是寫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後楊貴妃在馬嵬坡被逼縊死,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此處用楊貴妃之死“伏”元妃之死,意思也是非常明顯的——暗示賈元春之死絕非生病,而是十分慘烈突然。

第二,在《紅樓夢》三十回中,賈寶玉用楊貴妃比喻寶釵,“寶釵聽說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樣又不好怎樣,回思了一回臉紅起來,便冷笑了兩聲說道:“我倒像楊貴妃,只是沒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楊國忠的!”這裡明 明白白用楊國忠喻刺寶玉,不言而喻,賈元春自然就是楊貴妃了。

第三,《紅樓夢》第五回關於元春的曲子《恨無常》是這樣的: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 眼睜睜把萬事全拋, 盪悠悠芳魂銷耗。 望家鄉路遠山高。 故向爹孃夢裡相尋告: 兒命已入黃泉, 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此曲後有脂批:“悲險之至。”

這支曲子是很值得研究的,樑歸智認為“無常”不能僅僅作為“死的代名詞”,而且包含“人事無常,否極泰來”,發生突然事變的意思。而且“望家鄉,路遠山高”也說明元春並未死在皇宮內院,她只能是像樣貴妃一樣死在路途中。而且脂批那“悲險之至”四個字也很令人玩味,死固然是“悲”,但“險”從何來?

第四,第五回關於元春的畫和判詞亦殊費解:“只見畫著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判詞是: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深開處照官闈。

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以前不少人把弓解釋成“宮”,說賈元春居住在宮中。樑歸智則認為弓象徵著戰爭和武事,“香櫞”諧“香冤”,且“掛著弓”用來比喻類似於楊玉環之死的元妃之死不是十分恰當巧妙嗎?至於“虎兔相逢”,較普遍的解釋是根據算命先生的推定,賈元春命中註定不利於“寅年卯月”,第九十五回寫她之死,“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寅年卯月”。

“寅”為“虎”,“卯”為“兔”,“虎兔相逢”,她也就“大夢歸”了!此外還有一種解釋,認為“虎”代表至高無上的皇家勢力,“兔”代表入宮的弱女賈元春,“兔”逢“虎”必死無疑。

胡邦煒等人則認為:“虎兔相逢”是指清初康雍兩朝的交替。從政治背景來考慮賈元春的命運,是有一定道理的:

康熙六十一年死去,歲屬壬寅;次年雍正元年,歲屬癸卯,恰好是虎兔交替之年。從史實上看。曹家就是在這場皇權繼位的鬥爭中受到牽連而徹底傾覆的。

曹雪芹正是通過賈元春的命運來影射這一劇變。因此,賈元春之死一定是很悲慘的,絕不像目前的流行本中所寫的因病而逝。

紅樓夢中賈元春是怎麼死的

4樓:匿名使用者

關於賈元春之死,紅學界目前尚無定論。這當然是跟《紅樓夢》八十回後原文無存有關。但,我們僅根據《紅樓夢》前八十回,大致推考一下曹雪芹筆底下的賈元春之死,能不能做到呢?

回答應該說是肯定的。

五一回,有薛寶琴的十首懷古詩。其中第二首“交趾懷古”,伏賈元春之死。原詩如下--

交趾懷古

銅鑄金鏞振紀綱,聲傳海外播戎羌。

馬援自是功勞大,鐵笛無煩說子房。

曹雪芹隱“銅柱金城”之史實為“銅鑄金鏞”當是為了隱指宮闈。因為漢代張衡“東京賦”中說“宮懸金鏞”。南齊武帝則置金鏞於景陽宮,令宮人聞鐘聲而起來梳妝。

要宮妃黎明即起,就是為了“振紀綱”。所以,“銅鑄金鏞振紀綱”,明擺著是隱指元春“振紀綱”——我們知道,元春判詞裡,正有“榴花開處照宮闈”之句;再說金陵十二釵中,除元春一人在宮闈之外,其餘再無別人。故此,“銅鑄金鏞振紀綱”,隱指元春“振紀綱”,當是不會有錯。

那麼,“聲傳海外播戎羌”呢?那是以馬援比附元春。歷史上的馬援,曾率兵擊破先零恙,然後在金城立兩根銅柱,以示先零羌不得越雷池一步。

事實上,《紅樓夢》八十回後爆發了平息西戎叛亂的戰爭。如若不然,詩以馬援比附元春,豈不成了無的放矢、無稽之談?我們看“銅鑄金鏞振紀綱,聲傳海外播戎羌”,可以確知,元春當跟馬援一樣,在平息“西戎”叛亂的戰爭中,是振了紀綱,打了勝仗。

但事情遠遠沒有結束,馬援後來率兵南征交趾,因功封為伏波將軍、新息侯(建武十七年),隨即轉兵西南武陵,進擊“五溪蠻”,誰知就在這遠征途中,馬援卻忽然病死於軍中。把話挑明瞭說,馬援是正受皇帝恩遇而忽然病死於遠征途中的,這也可以說是“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我們明白了這一層,即可知道,元春“振了紀綱,打了勝仗”之後,即受皇帝恩遇,(當了皇后),然而天不遂人願,元春命運如同她所作的爆竹謎一樣,剛“一聲震得人方恐,(飛黃騰達)”,隨即便“回首相看已化灰”了。

(注意:“一聲震得人方恐”實與“聲傳海外播戎羌” 同義。)

5樓:宗政長征竺璧

、“虎兔相逢大夢歸”——說元春的死期。“虎兔相逢”,原意不明。古人把十二生肖與十二地支相配,虎兔可以代表寅卯,說年月時間,如後四十回續書中說:

“是年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月。”但這樣的比附,對這部聲稱“朝代年紀,失落無考”的**來說,未免過於坐實。事實上即使是代表時間,也還難以斷定其所指究竟是年月還是月日,因為後一種也說得通。

如蘇軾《起伏龍行》:“赤龍白虎戰明日”,句下自注雲:“是月丙辰,明日庚寅。

”即以龍(辰)虎(寅)代表月日。又有人以為“虎兔相逢”乃影射康熙死胤禎嗣位於壬寅年,明年癸卯元雍正事。此外“虎兔相逢”還可解釋為生肖屬兔的人碰到了屬虎的人或者碰到了寅年等等。

又所根據底本屬早期脂本的《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紅樓夢稿》和“已卯本”中“虎兔”作“虎兕相逢大夢歸”,就有可能暗示元春死於兩派政治勢力的惡鬥之中。“大夢歸”,指死。

賈元春是賈政的長女,生於正月初一故名為元春,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禮職,充任女史.不久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後來,蒙天子降諭特准鸞輿入其私第.

書中用了幾回篇幅寫“元妃省親”賈府流金淌銀之盛,然而,雖然如此,元春卻稱她居住的皇宮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去處,可見她在帝皇之家既受極權的管轄也無絲毫人身自由的難以言狀的辛酸.

賈元春在書**場不多,但她既是賈府的政治靠山也是封建家族製造的”金玉良緣”婚姻的支持者.她在一次賞賜禮物給眾人禮物的時候,獨寶玉與寶釵的相同.這就顯示了寶玉擇偶問題上的傾向.

賈府通過這個貴妃娘娘的關係,促使了賈赦,賈珍,賈璉等人有持無孔地進行打點進貢,太監勒索,開支日繁.也加速了這個封建家族的衰落滅亡..第五回關於元春的判詞,寫道:

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外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據第九十五回所寫,賈元春因病於卯年寅月,十二月十九日逝。

享年四十三歲,正應了“虎兔相逢大夢歸”,元妃一死,賈府就失去了靠山,大故迭起.所以賈元春貴妃娘娘就像曇花一現,

宛如榮寧二府的榮華富貴,盛極一時……

賈元春----賈政與王夫人之長女。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

後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吏。不久,封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

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

這次省親之後,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後暴病而亡。